沂蒙六姐妹干部教育培训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 沂蒙六姐妹干部教育培训中心 > 教学安排 > 言论体会
课程建设
规则制度
政策法规
言论体会
先进典型
沂蒙六姐妹干部教育培训中心  2019/9/9 统计:33
 
 

孟良崮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我华东野战军在临沂市蒙阴县孟良崮地区举行的一场著名山地运动歼灭战。这场战役一举消灭国民党军王牌主力整编七十四师,挫败了国民党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扭转了华东战局,吹响了人民解放军战略反攻的冲锋号。正如当时新华社时评《祝蒙阴大捷》指出的:“这次蒙阴胜利,在华东解放军的历史上更有特殊意义,因为,第一,这是打击了蒋介石今天最强大的和几乎唯一的进攻方向;第二,这是打击了蒋介石的最精锐部队(四、五个精锐师之一个);第三,这个打击是出现于全解放区全面反攻的前夜。”这场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战役创造的孟良崮精神,传承着听党指挥、敢于胜利的红色基因,彰显着凛然亮剑、勇于牺牲的意志决心,体现着团结奉献、甘于牺牲的精神境界,践行着忠诚担当、严于作风的行动自觉,既有沂蒙精神的共性内涵,又有鲜明的战争特质,是中国共产党人红色图谱中光辉夺目的篇章。

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听党指挥 敢于胜利

听党指挥,是人民军队自建军之日起始终坚持的最根本政治原则。孟良崮战役是一场著名的硬仗、恶仗、险仗,更是一场大胜仗。胜利的根本就在坚决听党指挥,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压倒一切敌人,压倒一切困难,冲上孟良崮。

一九四七年的山东战场,态势严峻复杂。国民党集中三个兵团24个整编师(军),60个旅,总计约45万兵力发动对山东解放区重点进攻,其中不仅有国军五大主力中的整编七十四师、第五军和整编第十一师,更拥有坦克、飞机、轻重火炮等现代化装备。采取加强纵深、密集靠拢、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战法,成弧形一线式不断向沂蒙山区逼进。敌陆军总司令顾祝同进驻徐州统一指挥,蒋介石把重点进攻的成败视为“关系党国存亡”的大事,坐镇南京统筹决策。大兵压境,黑云欲摧,“敌情的确是严重的。”

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高度关注山东战局的发展,三月六日致电华东野战军:“不论什么地方,只要能大量歼敌,即是对于敌人之威胁与对于友军之配合,不必顾虑距离之远近。”五月四日电示:“敌军密集不好打,忍耐待机,处置甚妥。”同时指示:“胶济线以南广大地区均可诱敌深入,让敌占领莱芜、沂水、莒县,陷于极端困境,然后歼击,并不为迟,惟(一)要有极大耐心;(二)掌握最大兵力;(三)不要过早惊动敌人后方”。五月六日指示“凡行动不可只估计一种可能性,而要估计两种可能”。五月八日电示:“只要你们不性急,不分兵,不去扰敌后路,让他放手前进,你们则集中主力距敌较远地点(不要天天接触),必能找到歼敌机会。昨打昌潍之提议暂缓执行”。五月十一、十二日,两次来电指示说:敌人已进犯,可选择好打的,歼灭其一两个军。究打何路为好,由你们当机决策,立付实施,我们不遥制。

华野部队坚决执行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指示精神,坚持不分兵、把握主动,持重待机,充分利用了在解放区腹地作战的有利条件,在一个多月连续四次的作战行动中,有进有退,既打又撤,用高度机动回旋的方法调动和迷惑敌人,积极创造战机。五月中旬果断抓住急剧变化的战机,以“猛虎掏心”的办法,从敌战斗队形的中央楔入,切断对我军威胁最大的中路先锋敌第七十四师与其友邻的联系,并将其干净、全部消灭掉。

陈毅同志曾这样形象地分析战局,“打赢这一仗,我们就能在山东的石头上站得住脚,就走上坡路,上高山,坐北朝南;蒋介石就走下坡路,下泥坑。打不赢,我们就得屁股朝南,过黄河。”

在接下来三天的激战中,“战斗尤为惨烈”。包围圈里的整编74师拼死顽抗,蒋军各路援兵一齐向孟良崮急进,企图内外夹击、中心开花。鹿死谁手,尚待决战。我军从指挥员到战士坚定必胜决心不动摇,斗志昂扬,以压倒一切敌人之气概冲锋陷阵,把孟良崮拿下来,争取最后胜利!终于在十六日下午,胜利的红旗插上了孟良崮最高峰。对孟良崮战役的胜利,毛泽东感慨地说,“中国有两个人没有想到,一个是蒋介石,一个就是我毛泽东!”

刀丛扑去争山顶  血雨飘来湿战袍——凛然亮剑勇于牺牲

短短三天时间,几十平方公里的孟良崮山区云集几十万大军,就单次战役而言,激烈程度在整个解放战争中是少有的。狭路相逢勇者胜。我军对阵国民党军队王牌主力,靠的就是凛然亮剑、勇于牺牲,越是艰难越向前,不惜一切代价,用鲜血和生命赢得孟良崮战役伟大胜利。

国民党军整编七十四师,被称为“王牌军”“精锐中的精锐”“甲等美械师的建军模范”、“五大主力”之一,训练有素,作风顽强,有相当的战斗力,绝不是一战即溃的“烂葡萄”“软柿子”。该师在传单上写着:“过去我们在雪峰山打垮小日本,轰动了全世界,去年和今春收复了整个苏北、鲁南,又博得全国人民赞美;现在沂蒙山恰像雪峰山,我们要整齐步伐,建立第二个雪峰山一样的伟大战绩。”孟良崮主战场,注定是一场空前激烈的巅峰对决。敌军依托巨石,居高临下,不但组织起密集的火力拦截,还不断发起反冲击。我军为了争夺每一个山头、高地,要从下向上仰攻,每克一点,往往经过数次、十数次的冲锋,反复争夺,直到刺刀见红。战至最后决胜时刻,各纵队首长都冒着炮火到了作战前线,师长当团长,团长当营长,营长当连长,带头冲锋。有的单位建制打乱了,有的连队只剩下十几个人,没有一人叫苦退缩,抱定必胜信念——冲上孟良崮,活捉张灵甫!拿下孟良崮当英雄!”

许世友回忆录里记述了这样一个战斗细节,在争夺野猫圩沟山泉的战斗中,敌人在机关枪、迫击炮单位掩护下,发起了二十多次集团冲锋。我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一个连誓死不让,连指挥员接连牺牲或负伤,先后有七名干部战士自动代理指挥。直到战役结束,敌人没有得到一滴水。

华东野战军阻援部队的战斗同样打得极其艰苦。五月十四日蒋介石亲自飞临徐州督战,称“山东共匪主力今向我军倾巢出犯,此为我军歼灭共匪完成革命唯一之良机”,严令各路增援部队全力以赴,“否则以纵匪害国贻误战机论罪,决不宽容”。汤恩伯电令各部队:“我张灵甫师连日固守孟良崮,孤军苦战,处境艰危。我奉令应援各部队,务须以果敢之行动,不顾一切,星夜进击,破匪军之包围,救胞泽于危……”。敌人外围十个整编师(军)“不顾一切,星夜进击”,我华野阻援部队则抱定“不惜一切代价阻敌增援”的决心,誓死坚守阵地,象一座座坚固的堤坝,挡住了一波又一波的冲击,使敌增援部队始终没能迈入孟良崮主战场。阻击激战程度从其中二个战场片段可知全局。

六纵司令员王必成在回忆黄崖山阻击敌二十五师时写到,十五日下午,敌人在疯狂炮击后,集中约一个团的兵力,分成三路,齐头猛攻,一度突破了我前沿阵地,情势十分危急。在前沿阵地指挥的四十七团团长黄祖煌,迅速指挥一营和特务连跃出堑壕,迎着敌人冲上去,经过一场浴血奋战,打垮了敌人,重新收复了阵地。

二纵五师副师长周纯麟在回忆红石山阻击国民党军第七军和四十八师时写到,激战至十六日上午,敌人的增援部队象输光的赌徒一样,更加拼命地向我师阵地冲击,并且占领了我们的前沿主要阵地。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把师最后的预备队——师特务连调上去,才打退了国民党军,把阵地重新夺了回来。

铁拳合力灭蒋魁  血染红日霞满天——团结奉献 甘于牺牲

枪声就是命令,华野部队不分单位,灵活机动,主动协同,哪里有敌人就向哪里打。粟裕在战后总结报告中指出,“我们的队伍真正做到了上下一致、万众一心,几十万大军如同一个人一样,捏成一个铁拳,锤到预定歼击敌人的头上。”

廖政国借兵的故事,充分体现了华野指战员这种团结支援和顾全大局的精神。孟良崮战役进行到第二天,在蒋介石的严令催逼下,赶来增援的国民党整编25师和65师,倾巢出动,拼命猛攻。当时华野一纵主力被紧急抽调到孟良崮投入对74师的总攻,仅剩1纵1师廖政国率领的3个团正面阻击敌人。五月十五日,战斗进入白热化,敌人已攻上天马山的山腰,正在情况万分危急的时候,华野4纵28团的一个营,从山沟里向东疾进,廖政国师长立即对营长说:“天马山阵地的得失,关系重大。如果敌人打通联系,全盘皆输。我是一师师长,命令你们立即赶援天马山。”这位营长回答:“为了整体利益,我们执行你的命令!”这个营立即投入战斗,堵住了被撕裂的阵地口子。

反观国民党方面,各部队之间有亲有疏,相互保留实力,各打自己的算盘,有人把国民党孟良崮之败归因于救援不力、不团结。时任国民党国防部第三厅厅长的郭汝瑰在日记中写道:“余以纯军事立场觉得此次失败十分怪异。盖74师左右翼友军均相距五六公里之遥,何以竟三日之久不能增援?”“各部队如此不协调,战斗力如此之差,除失败而外,当无二路。”

孟良崮战役的胜利,更是人民战争的胜利,是军民团结、万众一心共同奏响的壮丽凯歌。在孟良崮战场上,华东野战军将士冲锋在前,沂蒙人民的担架队紧随其后,李桂芳组织妇女用双肩架桥托起奔向胜利的人桥,一位老大娘为炮兵连长指着敌军指挥所的方向,高启文冒着生命危险从敌人的枪林弹雨中救出负伤的战士,臧西山带领民兵在新泰至蒙阴的公路上埋设地雷切断公路,孙维芝带领民兵营跟随华野一纵攻上孟良崮主峰,胸佩红布条的妇女把伤员领回家杀掉仅有的老母鸡给伤员补养身子……。六十九万临时民工、十五万多二线常备民工、七万六千多随军常备民工汇集成车轮滚滚、昼夜不停的支前洪流。陈毅元帅曾感慨地说:“我就是躺在棺材里也忘不了沂蒙人民,他们用小米供养了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粟裕将军满怀豪情的说:“有千百万人民支持,任何困难都能解决。”

在蒙阴县野店镇烟庄村,“沂蒙六姐妹”把亲人送上战场,又带领村民在后方踊跃支前。一个不足百户的小村子,半月内做了5000多双军鞋,烙了15万斤煎饼。半个多世纪后,六姐妹之一的张玉梅谈起支前的缘由,只说了这样一句话:“怕死不革命,革命不怕死。谁叫咱支(前),咱愿意支(前)!”在张玉梅和解放区的众多百姓心中,支前是自己的事情,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最后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粒米做军粮,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是解放区千万群众毫不犹豫的选择。

喜看贼是精锐尽  我军个个是英豪——忠诚担当 严于作风

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必然军令如山执纪如刀。人民军队忠诚担当,严于作风,“铁一般纪律”早已融入血脉,平时守纪如铁,关键时刻舍命拼命,在孟良崮战火硝烟中又一次淬火炼钢、克敌制胜,铸就了不朽军魂。

华野六纵“飞兵激渡”的传奇,就是一个非常生动的实例。五月十二日,在鲁南地区隐蔽待机的第六纵队接到星夜北上抢占垛庄的电令后,立即集结行动,边走边召开“飞行会议”,传递“飞行快报”,克服行军路上山峦叠嶂、山路崎岖、天上有敌机扫射、国民党军队和土匪袭扰、粮草不足等各种困难,凭双脚两昼夜急行军120多公里,提前八小时到达了指定地点,封闭了合围口,为围歼74师赢得了宝贵战机,下好了赢得胜利“关健的一着”。

与之相反,国民党外围各路援军尽管头上悬着“必以纵匪害国贻误战机论罪”的严令利剑,李天霞等部仍阳奉阴违各自为谋。据被俘的国民党整编八十三师十九旅五十七团团长罗文浪说,李天霞打仗惯于保存实力,自诩为打巧仗,不顾蒋介石命令,只令他派团附一员,率兵一连,携带报话机一部,冒充旅部番号,进出沂水西岸游击。其实这样的军纪作风和执行力连蒋介石也很清楚,他1949年败退台湾后反省失败原因时说:“共军的纪律那样严肃,而我们的军纪如此废弛,试问这样的军队,怎么能不被敌人所消灭?”

军队是遂行作战任务的武装集团,所有的疑虑只能出现在决策的过程中,一旦决定,剩下的只能是坚决执行和贯彻。敦刻尔克大撤退期间中英军统帅亚历山大“战斗到死”的命令,塔山阻击战中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不要伤亡数字只要塔山”的回复,确是非常“残酷无情”,但这种忠诚担当、钢铁意志恰恰是赢得胜利必不可少的利器,是一支胜利之师、威武之师的军魂所在。正如艾森豪威尔的那句名言:“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你唯一需要的就是执行力,一个行动胜过一打计划。”

七十二崮志伟功。孟良崮海拔仅575米,本是沂蒙七十二群崮中不显眼的一座山。历史的风云际会,让这座山一战成名、彪炳史册,成为后人追寻历史、铭记革命英烈丰功伟绩的红色之崮、英雄之崮、胜利之崮!

习主席指出:“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孟良崮精神承载着红色底色,生动讲述了胜利的辩证法,蕴含着大勇气、大担当、大团结的丰富内容,充盈着无畏、无私、无间的家国情怀,有力回答了胜利之源在哪里、胜利之力量是什么的问题,是一面永不褪色的旗帜,将永远滋养和激励我们凝聚前行能量,顽强奋斗,走好新时代的胜利之路。(蒙阴县委宣传部 张震)

 
 
刘永巨:深入挖掘革命老区红色资源 精心打造党的群众路线教
山东省委常委会召开主题教育初步调研成果交流会 刘家义主持
坪山区举办人大代表履职能力提升研修暨党性教育主题(临沂)
王玉君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会议
沂蒙六姐妹红色旅游区开发实施计划
 
干部教育培训工作条例的简述
沂蒙红色教育要发展的方向
始终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
弘扬沂蒙精神 传承红色基因--刘家义
“3个教育”是指什么?

友情链接

 
 
 
 
沂蒙六姐妹干部教育培训中心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8905393697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沂蒙六姐妹纪念馆 临沂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