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六姐妹干部教育培训中心  
 
您的当前位置: 沂蒙六姐妹干部教育培训中心 > 教学安排 > 先进典型
课程建设
规则制度
政策法规
言论体会
先进典型
沂蒙六姐妹干部教育培训中心  2019/9/9 统计:52
 
 

5月27日,是沂蒙革命老区巾帼英雄吕宝兰的忌日。60年前的今天,山东临沂高新区出现了一个巾帼英雄,她比刘胡兰晚牺牲四个半月,但她的事迹却与刘胡兰一样光荣,一样伟大,她的死与刘胡兰一样英勇,一样悲壮,甚至更惨烈!直到2005年10月,她的荒冢被临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征用,得以重新安葬英雄遗骨,英雄的族亲报经村党支部、村委会同意后为烈士立碑,并请人撰写碑文,于是一段尘封的历史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沂蒙山区女英雄的事迹得以披露,使这段尘封了60年的历史,重现在人们的面前……

投身革命

吕宝兰,女,1924年7月出生在山东省临沂县朱陈区湖西崖村(今临沂高新区湖西崖村)的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从小过着贫困的生活。1943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后,随即参加了抗日战争,在临沂行署莒南县兴云区工作,担任妇救会主任、分区委员。由于在各项工作中大胆泼辣,积极能干,斗争坚决,经常受到莒南县委的表扬和嘉奖。

父亲吕其太,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老农会骨干。长兄吕宝秀,1940年参加八路军,194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从部队转业回村担任民兵连长。弟弟吕宝荣,1946年任村儿童团团长。妹妹吕宝桂,1946年任村妇女团团长。这可能是沂蒙革命老区一家最典型、最名副其实的革命家庭,他们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牺牲和贡献。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同月17日至9月11日,我八路军和地方革命武装,在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罗荣桓等首长的带领下,在临沂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经过二十六天昼夜激战,攻克鲁南重镇临沂。人民群众欢天喜地,载歌载舞,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临沂解放了,但临沂朱陈一带党的组织以及革命力量非常薄弱,反动武装还很顽固,各方的政治势力斗争还很尖锐。为了加强沂河以西区级(即朱陈区)的党组织,开展好各项工作,需要有一名强有力的党的干部到此区工作。朱陈区是吕宝兰的家乡,她随即成了最合适的人选。

1945年年底,吕宝兰奉上级党组织的调遣,回到临沂县朱陈区工作,主要以湖西崖村为工作点,领导发动和组织群众开展各项工作。吕宝兰的母亲负责做家务,吕宝兰的父亲、哥哥、弟弟、妹妹都全身心地参加了反奸诉苦运动。朱陈区在吕宝兰等人的带领下,全区召开了公审反革命分子大会,对罪大恶极的汉奸头子和恶霸地主进行了斗争和镇压,极大地鼓舞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斗志,调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提高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觉悟。接着全区开展了减租减息运动,各项工作都搞得轰轰烈烈,扎扎实实,走在了全县的前头。紧接着又掀起了土改运动的高潮,解决了土地问题,实行“耕者有其田”的政策,全区广大农民积极踊跃地参加“土地回家”的各种大会。吕宝兰等人带领的各项工作赢得了广大贫下中农的充分肯定,深受大家的好评,许多婶子大娘夸赞她是“好闺女”,“土地回家”的贫下中农称吕宝兰是“贴心人”,特别是同辈的女青年说吕宝兰是自己的“亲姊妹”,区的干部说她是“好干部”。她积极为党为人民工作的事迹受到临沂县委领导的表扬,成为全县干部学习的楷模。但是,朱陈区被镇压的恶霸地主们,对吕宝兰却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她生吃了方解心头之恨。

“还乡团”回来了

1947年2月15日,国民党第八十三师(李仙洲师)和第六十七师,穷凶极恶地侵占了临沂城,以临沂保安司令王洪九为首的地主阶级的总代表组成各路“还乡团”又回来了。

在临沂,对“还乡团”这一称呼,始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后期。“还乡团”是解放战争时期由国民党反动派收买了一些从解放区逃跑到国民党统治区的反革命分子和恶霸地主组成的地方反动武装。他们同国民党军队一起进攻解放区,抢夺抗日胜利的果实。从全国来看,山东是“还乡团”报复的重灾区,而临沂则是“还乡团”报复的重灾区中的重灾区。“还乡团”回来后,临沂立即陷于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王洪九之父是1946年土改后期被我党镇压的恶霸地主。王洪九回到临沂后,他们以煽动群众闹事、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公物财产等为名,疯狂逮捕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猖狂进行阶级报复和反攻倒算,广大革命干部群众血流成河,尸骨成山。王洪九回来后,首先在临沂城内为各区“还乡团”示范了“杀人祭祖”。

于是,整个临沂县大开杀戒。许多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惨遭毒手。“还乡团”们用极端残暴的手段进行报复,报复手段有以下十几种,对妇女儿童更是惨无人道,凶残备至,就连月余的婴儿都不放过!

王洪九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在临沂的一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里,共杀害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16000余人,其中吕宝兰一家就给杀害了三口!老百姓恨他恨得咬牙切齿,骂他是“蝎子精”、“活阎王”、“该千刀万剐”!

一家惨遭迫害

“还乡团”回来后,由于朱陈区恶霸地主张瑞祥的告密,吕宝兰一家六口,一下子被“还乡团”抓去四口:吕宝兰、妹妹吕宝桂、父亲吕其太、弟弟吕宝荣。他们遭逮捕后,作为重犯被关在临沂城的临时监狱里,有重兵看管。

吕宝兰的父亲吕其太在狱中,受尽十几种毒刑的折磨,但他始终坚贞不屈,表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铮铮铁骨和凛然正气。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敌人故意叫他的小儿子吕宝荣饿的死去活来,以此来折磨他。他痛苦万分,心如刀割。毫无人性的敌人还在吕宝荣面前说:“吃饭没有,吃苦有的是,跟共产党走的好处就是在牢房里吃苦!”每遇到这种情况,吕其太就对小儿子说:“孩子不要怕,能熬一天算一天。进来咱爷们就没想着出去,就是饿死,也不要低头求饶,总有一天共产党会为咱爷们报仇的!你是儿童团长,是党的孩子,咱们一定要坚强!”“还乡团”们见吕氏父子没有回头之意后,便对他们下了毒手。他们把吕氏父子二人毒打折磨得昏死过去,然后绑上大石头抛进沂河深水中……至今不见吕氏父子尸首!

吕宝兰在狱中更是受尽了各种酷刑,但她始终坚强不屈。敌人一次又一次地逼迫吕宝兰供出党的机密和当地党的领导人的名字,但她从不吐一字。敌人每逼问她一次,就换一种刑具给她用刑。敌人的酷刑都用遍了,但吕宝兰就是没有吐露半点共产党的机密。面对敌人的残暴,她总是怒斥说:“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反革命分子,你们对人民群众所犯的滔天罪行,共产党早晚有一天会给你们清算这一笔血债的!”每当说完这句话,遭到的又是一阵毒打……尽管屡屡惨遭毒刑,但她心里只有共产党。她的信念是:头可断、血可流、共产党员的坚强意志不能丢!

她妹妹吕宝桂就对狱友说:“想想打日本鬼子的日子里,沂蒙山区牺牲了那么多的同志和群众,我姐姐就是死也决不会在敌人面前低头的!”

敌人对吕宝兰用尽了各种刑罚,折磨得她死去活来,但她就是宁死不屈,这使敌人黔驴技穷。

后来妹妹吕宝桂回忆说:“姐姐在狱中对我讲‘她从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经过党的培养成为一名坚定的共产党员,在党的领导和教育下参加了抗日战争,八年抗战胜利了,看到了光明,农民翻身,咱农民重见天日了。我们刚要有好日子过的时候,可是蒋介石反动派来抢夺我们的胜利果实,我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一定能打败蒋介石反动派!’我有这样一个好姐姐感到特别的光荣和自豪!”就在吕宝兰就义的前一天晚上,她在狱中告诉妹妹吕宝桂:“看来,我活不到胜利的那一天啦,看不到胜利了,也看不到光明了,万一有一天你能出去,一定记住这深仇大恨!要告诉咱娘,总有一天天下还是咱穷人的,日本鬼子都叫咱共产党打败了,蒋介石还能蹦跶几天!”

第二天是阳历5月27日,也是古历四月初八,临沂逢小集。这一天早上,吕宝兰照样吐一口唾沫,搓一下脸,然后双手拢一下头发……这时,东南风刮了起来,一会儿天上就阴云密布,“还乡团”们按原定计划又开始了杀人行动,今天要杀害20多名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吕宝兰是这些人当中官职最大的女干部。当“还乡团”们把他们拉出监狱的时候,吕宝兰听见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姐姐!”她强忍着眼泪回头深情地望了望这个可怜的小妹妹,还没来得及说上半句话,敌人就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扭过来,押走了。

丧尽天良的“还乡团”们,在万众面前,对20多名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先后使用不同手段残害致死。整个临沂城内无不为之动容!刽子手们的卑劣无耻的行为,更加激起广大市民对还乡团的仇恨,对共产党员吕宝兰的深切同情!

当刽子手架起血人似的吕宝兰行刑的那一刻,她咬紧牙猛地举起头来,强忍着难以忍受的痛苦,怒视敌人的枪口,昂首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杀人魔鬼们不容吕宝兰继续高呼下去,急忙用机枪对吕宝兰进行了扫射……党的好女儿、年仅23岁的共产党员吕宝兰就这样献出了自己年轻而又宝贵的生命!青山为之动容,大海为之哭泣,老天也下起雨来……

一九四八年九月十九日,临沂县人民政府追认吕宝兰为革命烈士,英名刻于华东革命烈士陵园。2010年,吕宝兰烈士被评为“70年山东妇女杰出人物”。

 
 
刘永巨:深入挖掘革命老区红色资源 精心打造党的群众路线教
山东省委常委会召开主题教育初步调研成果交流会 刘家义主持
坪山区举办人大代表履职能力提升研修暨党性教育主题(临沂)
王玉君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会议
沂蒙六姐妹红色旅游区开发实施计划
 
干部教育培训工作条例的简述
沂蒙红色教育要发展的方向
始终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
弘扬沂蒙精神 传承红色基因--刘家义
“3个教育”是指什么?

友情链接

 
 
 
 
沂蒙六姐妹干部教育培训中心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8905393697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沂蒙六姐妹纪念馆 临沂网站建设